司法與法律上的正義

評論對象: 犯人有人權,被害人不是人所以沒人權???2009-12-22 10:38:24

在問題中提到的:犯人有人權,被害人不是人所以沒人權?
最佳解答以國家司法,亦即我們的司法院立場回應:為了避免嫌疑犯被誤認或陷害, 就是採”先無罪推論”.在下以另外一個角度來看這個問題:在法人與自然人兩者齊頭平等來看一件法律權益損害案件,叫做兩造法律利益相關的爭論;但是兩者身份是不對等的!所謂國家司法在法律來源的法律基本觀念上,牽涉到一種叫做在法律有效轄區內所謂執法Credit的東西,用中文可能不能直接翻譯成法律執法的信用,這個執法Credit是由整個國家與民眾全體直接支付,然後警察公署與代表警察可以拘捕犯人,司法機構可以審問處罰犯人。所以說民間私人的保全公司警衛,或是幫派組織的護法侍衛,如果自己跑去捉拿犯人,甚至動用私刑自己處罰,即使是在法律上非常有正義價值,頂多被稱為非法正義,但是國家司法的角度,在法律上是視同犯罪者身份,並不是無罪推定,懂嗎?這樣的觀念是近代美式民主制度附帶的法治的思想的基石。

在美國本土的司法機構從業人員與律師是高尚的白領階級,有專業的公會與制度規章,大多數是以長春藤大學法律學院的校友去做領導的,在他們讀高中畢業了申請學校想進大學與研究所的法律學院,必須預先支付一筆可觀的教育費用,大概是新台幣三百萬到五百萬元之譜,才能獲得入行法律階級的學歷與證照,這是符合美國立國的根基,也就是資本主義為主的民主法治社會制度,因此美國的司法系統是由上向下的金字塔結構,也是用官僚層級去約束的司法現象的,但是在另一方面卻也符合現狀Status Quo的社會公理與正義原則,因此在美國的民主體制下,不致於濫用司法系統任意做權利與財富的重分配。

就法律正義基本原則與動量保守定律來說,與做什麼事情都必須償付代價的,一個原生社會公民,在法律權益自認有受損者,若希望尋求司法與法律上的正義時亦然,如果犯案者的對方假設是家大業大仗勢欺人者,在社會上極度弱勢的受害者可能必須面對司法權力的傲慢與警察公權力忽視,就某種程度而言,的確是生命中難以承受之輕!罷了。

DB, SSN057-86-4042, December 22, 2009,
National Central Library, Taipei City
PS. Pls. reference to comments about Sgt. Eva Ivory’s case, by then Texas Governor George W. Bush, to a second lieutenant Taiwanese MP. Original message is not quoted here for your inconvenience.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