憲法言論自由的問題

2009-12-16 13:11:22
 
基本上按照憲法的規定條文:人民有言論講學著作與出版自由,你指的是文字上這個概念,但是你又提到了誹謗與言論自由的爭執!另外抱歉我想先暫時忽略你提出的聯合國公約產生的框架來論述,請包涵!就我之前在某個英文的網路論檀的政治部落格中,看到的政治申論方法說明,大致上是這樣子的,有一群政治評論員立場鮮明的在其政治部落格貼文申論或譏諷,主要是為以共和黨的理念與核心概念,為辯護政策或候選人為目的發表政治評論;砲火一度轉向非正式溝通的外圍,可以用另外一個澳洲網域的女性主義與彩虹同性戀團體或綠色和平組織的網際網路網頁部落格去理解他們的主張;其說明或暗諷要參與網路評論的大專院校初學者,例如能夠和他們產生相同的生活背景、社會經濟條件相當、或是參加橄欖球隊等等,必須要具有那樣的能力,再參與網路討論,差別在於是加州以工程為主幹的的男性思考模式。

在回到言論自由的自由單詞與議題上,自由一詞在近代出現在法國大革命之後,以藍色為主要象徵,像天空一樣空曠是為自由!但是以美國長春藤普林斯頓大學的理論概念來說,給你完全的人身自由與整個空曠的天空,你也未必有能力或金錢去遨遊行使完全的自由,可以像珍‧奧斯汀的愛瑪姑娘那樣委屈,所以自由與能力有關!因而接續推論言論自由亦與個人能力有關!但是法律是不探討個人能力的。關於誹謗或是對另一方進行個人利益攻防的法律主張,以我個人為例,在2005至2009年與國家圖書館警員與支援台灣大學圖書館的台北市警局警員數十次衝突後,在做民眾能量侵權受害者警事逮捕與驅離之後,其警員三度代表警政署在法律責任上說的延續執法限定,告知我說:「一定要去法院去告!」台北市地區的員警的執法用語,指的就是西方美式的法庭言語攻防概念!其原因為在法律利益上誹謗僅僅具有,以新台幣數十萬元上限的法院執行利益,但是如果對方要帶走你的超完美嬌妻呢?這樣就能夠理解人家的法院對言論自由的概念了!

DB, SSN057-86-4042, Dec. 16, 2009, National Central Library, Taipei City

參考資料 Google網路論檀Politics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