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法官身份是按照中華民國法律上規定的

我的法官身份是按照中華民國法律上規定

1. 前言:

在1993開始年,考試院到國內各大學遴選了兩梯次義務役憲兵預備軍官,僅僅辦了兩屆43期與44期就停止,在第一屆43期100多名大專生,因台北政治政客權力傾軋,與美國籍依娃政戰中士1994死亡案影響(當時國家安全會議形同軍管國會),1993年7月100多名進入憲兵學校受訓僅數月提前離營,而後未實質下部隊服國民義務兵役者,多達80餘名:有參加留學托福補習者、有重考升學國內研究所者、有放棄憲兵預官資格而進入大學畢業前已考取之大學研究所者,另外還有少數因台北政爭國防預算與勤務縮編調度原因,在憲兵隊軍營與民進黨軍事開門活動混居,形同懇親團親友人員觀摩者,在1995年退伍將屆法律上事實逃兵者多達80餘人,因依娃中士於台北醫學院精神科醫事醜聞死亡案遭美國前德州州長小布希先生批評後,康乃爾大學博士前總統李先生與台灣大學法學院校友代演習指揮官陳水扁先生,召開憲兵43期預官提前離營座談,趕在1995年春季班前放這些逃兵出國,前往英國、美國等註冊就讀國外研究所。在下當時遭長官指使與會同基地軍醫強制注射,並未參與該離營座談而疑似未被記錄在營之構成要件者。所有100多名憲兵學校43期預官皆有拿到李登輝總統、連戰行政院長、蔣仲齡部長名義發給的國防部退伍令,在法律上可以視同偽造文書,也失法律公平正當性,當時小布希先生在1995年農曆中國新年哀悼依娃中士之外,另外也有出言諷刺該案欺負社會地位低的張少尉排長﹝當時我已經佔缺中校憲兵官職務﹞。

2. 民眾選任法官人數:

我的意思是說,兩屆國民義務服役者,扣除實質逃兵者,頂多就44期100人再加上43期10餘名而已,在人數上並不會太多。另外能進入憲兵隊擔任領導指揮幹部者,大約不到一半的人數,其他軍營部隊服役者與法律勤務無關,並不會像台北政客聲稱的對司法院主要的大學法學院畢業生的司法體系生態構成司法體制上威脅,因而據此自1995年在下退伍日開始,要求為國家司法制度之長治久安為由,背負自己的原罪十字架,是故對台灣當地原生的公民與法律權教育,不啻是高等教育史上最大的侮辱。

3. 法源:

我的法官身份的法律來源:在1993年的法律條文包括中華民國憲法81條之法官的保障條文與當時的憲兵隊勤務令以及聯合警衛規定;在與中華民國刑事訴訟法審判章節,關於協助司法院檢察官偵查的軍司法警察官法律敘述,並沒有邏輯與法律條文違反情事者,是因為就法官法定的身份來源,該項法律來源是中華民國考試院做資格核定的。在1998年左右當時台灣大學法律系校友,就任市長後請假前往美國紐約與華盛頓特區處理事務返國,新到任的台北市民選長官陳水扁先生,曾託其立法委員時的國會助理,挾帶其修改的軍刑法條文,到國會之民進黨國防立委小組,在立法院內僅僅拍照存證,當時並沒有經過國會審查過程,但是當時對外宣稱為新編法律,當時新黨或還在籌備的親民黨成員曾經有提出攻擊,中國時報的報紙上好像也有評論報導文章。

4. 另外一件值得提的事,是台灣微軟的社群,我在社群分類的組織、民權的分類下有個人的討論區,時間在美國44任總統歐巴馬先生就任前,大約是2009年2月左右,我把中華民國法律上我的法官身份來源法條與當時政治環境背景貼在真善美為抬頭的個人網頁討論區上,在幾個月之內,台灣微軟社群就以設備更新名義關閉該社群討論區了!雖然事實上台灣僅僅是遠東亞洲的一個島嶼,除了國際貿易分工體系經濟實力外,在國際政治舞台上或許沒有那麼重要的角色,也許是因為國際上與台灣互動上其他的原因造成該網頁社群討論區的關閉,但是在時間點的先後順序上就是這樣子的!

DB, SSN057-86-4042,

January 20, 2010, (posted by DB, Jan. 21, 2010)

National Central Library,

Taipei City

憲法第七條平等權違反:電子商務平台與軍事國防機密之侵權

憲法第七條平等權條文違反:電子商務平台與軍事國防機密之侵權

2010-01-03 12:00:46

1.楔子:依娃‧愛弗麗政戰中士1994年案前因與細節

時間在1991,阿肯色州長落選的比爾‧柯林頓先生打算進行提訟台灣北部的一起遠端登入謀殺案件。住在台北市基督教女青年會宿舍的美籍依娃‧愛弗麗當時與室友共用一部電腦,推測是加州橘郡的李莉‧金小妹妹使用一部麥金塔型號的機器,使用之電腦軟體物件內容不詳,目擊了發生台灣北部地區的案件。李莉‧金小妹妹後來遭到台北市官方權貴或可能為美國地區人員警告,而且是恐嚇性質的語氣。室友依娃‧愛弗麗看不慣台北的權貴欺負李莉‧金 ,所以跑到台灣北部某一地方法院或調解庭對該謀殺案作證。在這之後幾年中發生的事,是美籍依娃小姐被該地方法庭文件宣告醜化成精神病、被迷惑於台北市內江街婦產科四個多月身孕下拿掉子宮、跑到中山南路的中央圖書館與駐警爭吵,然後以三重分隊政戰中士身份遭圖書館警察驅離。最後依娃‧愛弗麗小姐放棄美國公民身份,並於1994年8月14日於台北市死亡。我猜這是一起勸誘脅迫與凌虐自殺案件,然後台北報紙中國時報等與警察記錄都遭偽證成意外死亡案…

2.台灣地區電子商務平台說明:

我是在2003年11月4日在搭乘台北捷運公司的藍線時,在新埔站入口拿到2003年9月底的台北捷運爽報或風報的印刷報紙內容,為自立晚報負責人創立者,所述內容為包括統一、全家等三家台灣地區連鎖便利超商與美國主導的跨國公司進行行銷平台簽約…該美國主導之行銷平台合約是三年一約,於2005年到期,除了統一與全家之外的連鎖超商換了一家,但是總共還是三家連鎖超商與美國主導的行銷公司簽立電子商務平台合約,在稍早之前的2008年時又將屆約滿…第三次簽約我猜全部便利超商的內勤平台操作者之行銷策略人員應該都有被要求簽下國安局合約,以國家安全統一作中央控管。我在1996年遭強迫輟學回台的紐約市大巴魯克商研所,當時我選擇的商研所主修就是行銷,有該行銷平台的配置規則與招募人員說明;另外在原先大型量販賣場(Mall),在台灣約有美國與法國多家,其因經濟規模因素,本身原本即配置有類似行銷經理之類同人員,所以與上述連鎖超商的電子商務平台是分開來處理的。

3. 適法性:

至於在法律上這可不可以稱為軍事機密呢?答案是否定的!例如我長期在台北市的國家圖書館處理能量武器侵權案,與這些電子商務平台的活動就有法律上的牽涉。那些行銷策略人員只是隸屬於國防部或國安局,受軍事法律制約,並不代表他們所使用的電子商務平台內容就是屬於軍事機密!不過換個角度來看這樣的事情,我們知道法律事實上是沒有用處的,你知道嗎?事實上這樣子的機密控管方式,有點類似政府幫派控制下的行為,只要其政府幫派能夠達到目的,是不是軍事機密,有何關聯?所以呢,我的法律權益遭侵犯損失案件…你懂的…

4. 法律條文列舉:DB,SSN057-86-4042,Jan 3, 2010, National Central Library, Taipei City

中華民國憲法
第七條(平等權)
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
第二十三條(基本人權之限制)以上各條列舉之自由權利,除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之。
第一百七十一條(法律之位階性1)法律與憲法牴觸者無效。法律與憲法有無牴觸發生疑義時,由司法院解釋之。
第一百七十二條(法律之位階性2)命令與憲法或法律牴觸者無效。
陸海空軍刑法
第七十八條
(關於軍事國防秘密文書物品等之種類、範圍及等級)關於中華民國軍事上及國防部主管之國防上應秘密之文書、圖畫、消息、電磁紀錄或物品之種類、範圍及等級,由國防部以命令定之。
第二十條(洩漏軍事機密罪)洩漏或交付關於中華民國軍事上應秘密之文書、圖畫、消息、電磁紀錄或物品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戰時犯之者,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中華民國刑法 
第 二 章 外患罪
第109條 洩漏或交付關於中華民國國防應秘密之文書、圖畫、消息或物品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洩漏或交付前項之文書、圖畫、消息或物品於外國或其派遣之人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前二項之未遂犯罰之。預備或陰謀犯第一項或第二項之罪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110條 公務員對於職務上知悉或持有前條第一項之文書、圖畫、消息或物品,因過失而洩漏或交付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千元以下罰金。
第 四 章 瀆職罪
第132條 公務員洩漏或交付關於中華民國國防以外應秘密之文書、圖畫、消息或物品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過失犯前項之罪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非公務員因職務或業務知悉或持有第一項之文書、圖畫、消息或物品,而洩漏或交付之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

憲法言論自由的問題

2009-12-16 13:11:22
 
基本上按照憲法的規定條文:人民有言論講學著作與出版自由,你指的是文字上這個概念,但是你又提到了誹謗與言論自由的爭執!另外抱歉我想先暫時忽略你提出的聯合國公約產生的框架來論述,請包涵!就我之前在某個英文的網路論檀的政治部落格中,看到的政治申論方法說明,大致上是這樣子的,有一群政治評論員立場鮮明的在其政治部落格貼文申論或譏諷,主要是為以共和黨的理念與核心概念,為辯護政策或候選人為目的發表政治評論;砲火一度轉向非正式溝通的外圍,可以用另外一個澳洲網域的女性主義與彩虹同性戀團體或綠色和平組織的網際網路網頁部落格去理解他們的主張;其說明或暗諷要參與網路評論的大專院校初學者,例如能夠和他們產生相同的生活背景、社會經濟條件相當、或是參加橄欖球隊等等,必須要具有那樣的能力,再參與網路討論,差別在於是加州以工程為主幹的的男性思考模式。

在回到言論自由的自由單詞與議題上,自由一詞在近代出現在法國大革命之後,以藍色為主要象徵,像天空一樣空曠是為自由!但是以美國長春藤普林斯頓大學的理論概念來說,給你完全的人身自由與整個空曠的天空,你也未必有能力或金錢去遨遊行使完全的自由,可以像珍‧奧斯汀的愛瑪姑娘那樣委屈,所以自由與能力有關!因而接續推論言論自由亦與個人能力有關!但是法律是不探討個人能力的。關於誹謗或是對另一方進行個人利益攻防的法律主張,以我個人為例,在2005至2009年與國家圖書館警員與支援台灣大學圖書館的台北市警局警員數十次衝突後,在做民眾能量侵權受害者警事逮捕與驅離之後,其警員三度代表警政署在法律責任上說的延續執法限定,告知我說:「一定要去法院去告!」台北市地區的員警的執法用語,指的就是西方美式的法庭言語攻防概念!其原因為在法律利益上誹謗僅僅具有,以新台幣數十萬元上限的法院執行利益,但是如果對方要帶走你的超完美嬌妻呢?這樣就能夠理解人家的法院對言論自由的概念了!

DB, SSN057-86-4042, Dec. 16, 2009, National Central Library, Taipei City

參考資料 Google網路論檀Politics

聯合國民族自決與美國多元文化民主

2009-12-17 10:47:52
 
我有找到政大典藏之關鍵字:鄭華合1998論文摘要之免訴裁判形式訴訟條件與實體訴訟條件,以下包含內容係屬舉例。在個人網頁部落格備份之寄交中華民國司法院電郵,自2004迄2009於中山南路20號國家圖書館有關民眾法律利益受損之文件,大至上是指公共場所能量騷擾或傷害案並附帶有過失致死的歷史公案說明,政府官署在司法上延伸之行為是台北市警局支援台灣大學總圖之員警,與國家圖書館駐警,兩度總計三次告知:「一定要到法院去告!」的代表警政署的執法說明,媲美美國聯邦調查局幹員逮捕人犯時的經典螢光幕口頭禪:「你有權保持緘默,但是‧‧」,其時在法律與邏輯上其實是存在相當嚴重的缺陷的。我們小時候看的寓言有小紅帽與大野狼的故事,試想今天饑餓的恐狼對小紅帽說,唉,小紅帽妳給我個藉口,我覺得有道理就不吃妳。在長達十數年的能量侵權與四年多的法律文件撰寫通知處理,騷擾傷害程度未曾間歇條件下,在東南亞的太平洋濱小島上具有能力犯案者與政府司法警事當權者,不是相當契合以上包含的寓言描述的犯罪行為嗎?在病態犯罪心理學上,那稱為犯罪者在傷害甚至殺人致死前,所享受虐待受害者的意淫病態行為,而不是台灣大學法律系校友的前後任司法院長官,在司法院網路電子公告文件中為文主張所謂的實體訴訟或程序內容。

以上包含內容之所謂司法上延伸之行為,警員代表公權侵權民眾利益後告知受害者用語,我想用在十九世紀中葉盛行的國際政治風潮,亦即聯合國與美國各自提出的兩種政治主張,來推敲利益損失受害者之應對方案:一個是所謂的民族自決,一個是所謂的多元文化民主制度。在主權國家政治制度之下的司法權,亦即閣下提問內容所述的實體訴訟條件,影響以上包含說明之民眾權利受損條件。我們知道聯合國創始初期國際上當時的口號是,弱小民族覺醒,不要再受帝國主義的壓迫,要建立民族國家。相對的美國於國際政治上提出人權為主的民主制度推銷,基於多元文化兼容並包的博愛主義,民主與和平共存而不干預主義。但是在社會科學研究上做分類,遭受長期能量侵權之騷擾與傷害案受害族群者,原先在社會經濟地位家庭背景上即為較劣勢者,再遭受致殘性質的能量侵犯,成為毫無反抗能力之社會故意選擇聚落;以十九世紀的弱小民族自決方法來激勵這樣的醫療成長團體奮發向上,基本上是毫無機會,沒有任何成功可能性的。以民主的多元文化族群並存不干預主義而言,那也是只是永遠在社會底層的一個族群。換言之,在社會科學與人口誌的研究上,社會地位較高者例如有錢人,進入醫療成長團體能夠在人生下半段仍擅勝場者,大概都是自行脫離該成長團體與隱瞞不說者,那麼從何而來司法延伸之告知,一定要到法院去告,產生所謂之實體訴訟條件可言呢?

DB, SSN057-86-4042, Dec. 17, 2009, National Central Library, Taipei City

參考資料 鄭華合1998學位論文摘要, 政大機構典藏

司法與法律上的正義

評論對象: 犯人有人權,被害人不是人所以沒人權???2009-12-22 10:38:24

在問題中提到的:犯人有人權,被害人不是人所以沒人權?
最佳解答以國家司法,亦即我們的司法院立場回應:為了避免嫌疑犯被誤認或陷害, 就是採”先無罪推論”.在下以另外一個角度來看這個問題:在法人與自然人兩者齊頭平等來看一件法律權益損害案件,叫做兩造法律利益相關的爭論;但是兩者身份是不對等的!所謂國家司法在法律來源的法律基本觀念上,牽涉到一種叫做在法律有效轄區內所謂執法Credit的東西,用中文可能不能直接翻譯成法律執法的信用,這個執法Credit是由整個國家與民眾全體直接支付,然後警察公署與代表警察可以拘捕犯人,司法機構可以審問處罰犯人。所以說民間私人的保全公司警衛,或是幫派組織的護法侍衛,如果自己跑去捉拿犯人,甚至動用私刑自己處罰,即使是在法律上非常有正義價值,頂多被稱為非法正義,但是國家司法的角度,在法律上是視同犯罪者身份,並不是無罪推定,懂嗎?這樣的觀念是近代美式民主制度附帶的法治的思想的基石。

在美國本土的司法機構從業人員與律師是高尚的白領階級,有專業的公會與制度規章,大多數是以長春藤大學法律學院的校友去做領導的,在他們讀高中畢業了申請學校想進大學與研究所的法律學院,必須預先支付一筆可觀的教育費用,大概是新台幣三百萬到五百萬元之譜,才能獲得入行法律階級的學歷與證照,這是符合美國立國的根基,也就是資本主義為主的民主法治社會制度,因此美國的司法系統是由上向下的金字塔結構,也是用官僚層級去約束的司法現象的,但是在另一方面卻也符合現狀Status Quo的社會公理與正義原則,因此在美國的民主體制下,不致於濫用司法系統任意做權利與財富的重分配。

就法律正義基本原則與動量保守定律來說,與做什麼事情都必須償付代價的,一個原生社會公民,在法律權益自認有受損者,若希望尋求司法與法律上的正義時亦然,如果犯案者的對方假設是家大業大仗勢欺人者,在社會上極度弱勢的受害者可能必須面對司法權力的傲慢與警察公權力忽視,就某種程度而言,的確是生命中難以承受之輕!罷了。

DB, SSN057-86-4042, December 22, 2009,
National Central Library, Taipei City
PS. Pls. reference to comments about Sgt. Eva Ivory’s case, by then Texas Governor George W. Bush, to a second lieutenant Taiwanese MP. Original message is not quoted here for your inconvenience.